積寒 第四十八章 護花

小說:積寒 作者:磬偃英蘭 更新時間:2019-10-06 14:12:33 源網站:360小說
  不多時,秦蘇便看見不遠處有一個少年。

  那少年此刻正與一只妖獸搏斗,顯得游刃有余,戲耍多過于作戰,距兩者五丈之處,有著一株飄香異常的寶藥。

  令秦蘇驚訝的是,此人她認得,乃是自己的同門,那個微翠峰的流氓,劉宇!

  她一個念頭閃過:“想來自己又一次不小心撞見了這家伙的好事.....”

  不過眼下她已無法顧慮甚多了,拼盡了最后一點力氣,身形陡然向著劉宇迸射而去,人在半空,她就已經完全昏迷,不知人事。

  劉宇正在悠哉悠哉的與妖獸近身一戰,拳拳到肉,卻是遲遲不下死手,有點雷聲大雨點小的意思。

  他這次的戰斗,首要的是故意弄出點大動靜來,引誘附近的其他妖獸。

  之前那兩具人類尸體已經開始腐爛變質,不再適合引誘妖獸前來了,可他不打算到處去尋妖獸歷練,而是讓妖獸來尋他,這般行起事來方便許多。

  與妖獸戰斗一陣,然后再尋一陣靈草寶藥,他這鍛煉計策堪稱完美。

  哪知良策方當開始付諸行動,旁側卻是竄出一道身影,如流星一般,直直的朝他撞撲而來。

  他第一反應便是舉拳迎敵,可待凝目一覬,發現對方竟然是個女子,且能清晰的感知出來,那女子人在半空就已昏迷過去了。

  他連忙收了拳勢,任憑女子撞進自己的懷里,穩穩地將人接住。

  低頭一瞧,心里除去出乎意料,竟是還有一絲莫名的心疼,這女子赫然是他認識的秦蘇!

  此時此刻,秦蘇顯然是中了毒,整個人都在發紅發燙,并且還受了嚴重的創傷,不問自知,乃是被人攻擊所至。

  劉宇登時放棄了與妖獸的糾纏,收了寶藥,施展斷步,抱著秦蘇速速遠去。

  覓蹤查探秦蘇所來的方向,很快,他便得以見到幾里之外急追而來的人群,他并沒有第一時間前去伏擊迎敵,而是將這些人的樣貌特征一一記下,旋即抱著秦蘇幾個縱躍,消失在了原地。

  一天之后,秦蘇悠悠醒來,發現自己躺在了一個山洞里面,并無他人,身上中的毒已然解去,肩膀與后背的幾處傷口亦已包扎完好,俏臉也被擦拭干凈了,不留一點血跡與灰塵。

  她一骨碌坐將起來,瞥見身旁放有一個儲物袋,還有一紙留言,展開閱之,信中所云:“儲物袋里有些許應急所需的丹藥,還有一套我的衣裳,一條蒙面巾紗,你若想在霄林山脈歷練,便將衣裳換了,戴上蒙面巾紗,另外,再施展一下小手段,將你‘那處’暫時遮蔽一些,不然波濤洶涌的,連我都想上去揉一把,你以為天底下的男人都是瞎子不成?若不處理,就算是換了服飾也沒用,還是能讓人看出來你是個禍水,一個十足誘人的禍水,我走了,自己小心一些。”

  “流氓!”秦蘇忍不住罵了一句,不過罵歸罵,心里卻在慶幸遇著了他,不然后果不堪設想,說他救了自己一命也不為過。

  這家伙在與她有恩怨的前提下,還能將她救下來,說明其人還存有坦蕩善良的一面。

  只不過這個流氓的性子太硬,自我保護意識太強,不肯輕易與人親近,短短的兩次接觸,她便從他的身上看到了一絲難言的孤獨與落寞。

  不得不說,女人的直覺有時候準得讓人驚訝,在這一點上,秦蘇的感覺,竟與白小小初見劉宇時的感覺不謀而合。

  “他欲拒人于千里之外,是以偏要說出一些難聽的話來,或者根本懶得與人交往,不過轉念想想,這家伙話糙理不糙,我這般只身在外行走,確有些危險了。”秦蘇輕咬紅唇想道。

  她心下一個決定,便小心翼翼地換上了劉宇的衣裳,戴上他給的蒙面巾紗,一番梳理,那衣服上面還留有他的剛陽氣息,讓她心里不禁生出一絲漣漪,有點甜,有點溫暖。

  大山并著小山,連綿起伏,劉宇獨自游蕩在山脈之中,登高而望,視線所及就只有波浪互逐般的林海,給人直觀直覺,便是山林無盡,大地無垠。

  有著明辨妖獸蹤跡的技藝,劉宇覺得自己有著很大的優勢,一直向著山脈深處隨性而行。

  入夜,山中自有一股幽幽的天然氣息,顯得有些冥冥飄影搖曳,幾分黑暗,幾分陰凝。

  但這些并不影響劉宇的前進,對修武者來說,視力與感知都大大超乎常人,黑夜里行走起來并無多大困難,只是夜里的妖獸多了一些,也強悍了一些,須要更加小心謹慎罷了。

  再次冒黑翻過一處山嶺,入目所見,百丈之距的一處林中草地上有十二個人,圍坐著火堆休憩。

  透過火光細看,劉宇神色轉冷,這些人正是幾天之前急追秦蘇的惡徒,便是出于同門之誼,這些人都已經上了他的必殺名單。

  他從來就不是個心慈手軟的人,他深知一點,如果放了這些人,那就是給一些無辜之人掘墳墓,對付惡人,必須以惡來懲治。

  所以有些時候,在面對惡人的局觀上,他會不知不覺的就比惡人還要惡毒,就像老鷹遇上了毒蛇那樣。

  與十惡之人講理,不淺于叱牛抬蹄彈琴,從善之人哪怕是將大刀架在惡人的脖子上,惡人會連死都不怕,在臨死前仍然不忘虛言恫嚇,撂下狠話。

  但若是惡人面前站著的是另外一個更惡的人,那這個惡人會噤若寒蟬,匐地求饒,手足無措,恐慌絕望。

  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,那一套說法是惡人的自圓其說,自欺欺人,倘若修善千萬年,不及惡人立地

  稱善,那蒼天之下亦不必再分什么善惡了,所有人一起行惡,然后立地棄刀成佛,成仙,也不必修行煉武了,如此,人性蕩然無存,人與低等惡獸有區別乎?

  行惡,亦是需要緣由與原則的,不可視萬物如草芥,如若不然,會給惡人丟臉,與牲畜無異。

  這是劉宇內心深處一個既獨特,又矛盾的理念,這是對“好與壞”的兩個極致的渲染。

  是非冷涼斷魂空,天地復山河,泯滅凋殘何處從?一惡屠戮百惡,百善昭垂一善,殊歸兩途,途途皆難,世人惶而卻步,他卻偏要途途盡涉。

  由此,他又衍生出來一個獨有的刺紋印記,那是心的印記,是他內心中的內心,深埋中的深埋,那句話兒世上只有他自己知道:“人兒依舊在,不為死所知,亦不為生所知。”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積寒,積寒最新章節,積寒 360小說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
彩票投注站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