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兒氣得跳腳。

  言仲文已經遵照幻逸辰的指示將馬兒牽到了影兒的面前。

  看著高大的駿馬趾高氣昂給對著她的臉直吹氣,影兒泄氣的垂下雙肩。

  什么叫識時務為俊杰?

  影兒懂,她也不是笨蛋。在高大的駿馬面前,她渺小的像一只螻蟻。

  讓她自己一人騎馬?她沒膽,也不會騎。真騎上去了,她的命也嗚呼矣哉了。

  幻逸辰肯定是故意的,讓她知難而退,他簡直就是一只狡猾的狐貍。

  言仲文自然也知道,他覺得少宮主這一招真是高招吶,免得浪費唇舌,言仲文悶笑在心里。

  他一本正經的說道,“影兒姑娘,我扶你上馬吧。”

  作勢要扶影兒上馬。

  “別,我還是坐馬車。”

  影兒急怕擺手跳開,她哪會騎馬,真的讓她騎上去了,保不準,馬兒騎她呢。

  心里縱有百般的不樂意,影兒最終還是坐上了馬車。

  她挑了一個離幻逸辰最遠的距離坐下。

  幻逸辰環抱閉目養神。

  馬車內布置的還算溫馨,中間擺放里一張小木桌,上頭放了好些零嘴。三邊的壁旁放置了四五個抱枕。

  所以他這算是特別的待遇?

  影兒瞄了瞄他,對著他做了個鬼臉。

  “我勸你還是休息一會,距離下一個鎮需要三四個時辰。”

  幻逸辰眼睛都沒張開便知道她在做什么。

  影兒偷偷地吐了吐舌頭。

  小松鼠看著有松果在小桌上,它們迫不急待的從影兒的布袋里跳了出來,跑了桌子。

  “你們!”

  兩只小叛徒,看到吃的,眼睛都發光了。

  它們偷拿了幾顆果子跑回了影兒的身旁。

  影兒用唇語對它們說,“叛徒!”

  它們有吃得懶得理她了。

  咔咔的偷吃了吃來。

  “噓!”

  偷吃就偷吃吧,它們還弄得那么大的聲響,被他知道可是很丟臉的。

  影兒又偷偷的瞄了瞄幻逸辰,他還是維持著原來的姿勢,閉著眼睛。

  “你們還吃?!”

  兩只小松鼠四腳并用的又爬上了桌子,取了果子之后,一股腦兒的塞進了嘴里,活像是餓死鬼投胎似的。

  她知道它們跟著她餓了好幾頓,她今日也買了好多吃的喂它們。

  “別吃太多了。”

  看著兩只小松鼠沒有節制的拼命的吃,影兒開始擔心它們會將肚子給吃炸了。

  “不許再吃了。”

  影兒故意擺出生氣的臉色對它們。

  終于制止了。

  影兒與它們玩了會之后,便有了困意。她躺在了軟軟的枕頭上沉沉的睡去了。

  兩只小松鼠也累了,睡在了她的身旁。

  幻逸辰張開了深邃的眼眸,盯著影兒熟睡的臉龐,像天使一樣。一點警惕之后都沒有。

  “媽咪,爹地……”

  他突然聽到了影兒的囈語。

  幻逸辰沒有聽清,他移動了身子靠近她。

  “我好想你們。”

  影兒連日的緊繃情緒慢慢地釋放了出來,她閉著的眼睛里流出了一滴眼淚。

  幻逸辰默默的看著她。

  她真的像謎一樣的出現在他的身旁,她之前所說的一切又是那么的不可思議,聽起來甚至非常的荒謬。

  他始終在相信與懷疑之間拉鋸。

  幻逸辰緩緩的伸手,拭去了她眼角的淚水。

  “媽咪,爹地,你們不要離開影兒。”

  影兒突然雙手抱住了幻逸辰的手,將有些發燙的臉頰貼在他的手背上。

  “不要離開影兒。”

  幻逸辰有些僵直了身子。

  他還是不太適應與女子靠得太近,多年來的習慣,讓他對女子好始終保持著一段距離。

  她是這么多年來唯一一個靠近他的女子。

  兩只小松鼠睜了眼睛瞄了瞄之后,又繼續的睡下。

  剛才她與兩只小松鼠的一舉一動都沒有逃過他的耳旁。

  桌子備著的這些零食就是為她和小松鼠準備的。

  馬車內放置的枕頭也是他讓少白去準備的。

  昨晚他沒有忘記,她下馬之后,臉色異常的難看,連走路都挪不動步子了。

  她似乎有些不喜歡他,也不喜歡與他呆在同一輛馬車內,她甚至選擇李大強的馬車也不愿意坐上與他同一輛馬車。

  這一點讓他莫名的心里不舒服。

  他也不想承認,自己會因為這一點小事情,心里不愉快。

  凝視著她熟睡之后,恬靜無防備與醒著時的完全不同。

  她不像是一個刻意想接近她的女孩。

  “嗯~”

  影兒翻動了一下身子,嚶嚀了一聲,雙手卻牢牢的握住他的雙手不放,繼續的沉睡。

  她的這一翻動,覆在她脖子上發絲垂落,露出了她潔白的頸項。上面有一排傷口,已經結了痂。

  幻逸辰看得仔細,他的另一只手不自覺得伸出,輕輕的撫在上頭。這傷口?

  他皺緊和眉頭。

  他記得這傷口,是他咬的。

  當時他的毒性發作了,正好,她出現在他的周圍。

  他以為她是來給他最后一擊的,自己那時候只有一個念頭,讓她也嘗嘗,生不如死的滋味。所以他很用力的咬,發狠的咬。

  若不是,她掉下了眼淚,估計以當時的那種情況之下,她肯定會死在他手上的。

  她是因為這件事情,所以一直都防著他,討厭他嗎?

  他的手指來回的撫摸上著這道傷疤,心里竟升起了濃濃的愧疚感。

  “少爺~”

  莫少白在馬車外喊道。

  “什么事?”

  幻逸辰恢復了一慣的神色。

  “我們要不要前面的林子里休息一會?”

  馬車也馳騁了將近兩個時辰了。

  “好,在林子里休息吧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他們的交談聲,將熟睡中的影兒吵醒了。

  影兒揉了揉眼睛,有些迷迷糊糊的張開了眼睛。

  “你?”

  影兒嚇了一大跳,他?他怎么會離自己這么近。

  “啊~”

  她突然坐了起來,又發現了一件可怕的事情,自己的手怎么拉住的他的手。

  她干嘛松開了后,縮在一旁,低頭快速的檢查自己的衣服。

  還好,還好~

  領口還嚴嚴實實的貼在自己的身上。

  “你怎么可以趁人之危?!”

  影兒有些氣不過的開口。

  他怎么可以趁著自己熟睡靠近自己!她用力的瞪他。

  幻逸辰別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后,說道,“下馬車。”,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分身幻影之花影兒,分身幻影之花影兒最新章節,分身幻影之花影兒 360小說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
彩票投注站申请